喵大神

一只废喵🙄

[科學組]【尼綠】Shooting Star

Rhapsodie:

尼綠聖誕賀文。極短篇。


大概這一篇的後續,東尼將博士藏在小島裡的設定。


由於與內戰的時間錯位,就當作是平行世界吧。


祝尼綠的大家聖誕快樂~






___






廣大太平洋中的一座無人小島中,躲藏在東尼史塔克隱瞞著所有人暗中打造的地下設施中的布魯斯班納正坐在椅上,看著眼前浮現出的畫面。


畫面中,羅斯將軍正在對以史蒂夫為首等復聯的成員解釋政府基於奧創事件之後在一般民眾之間蔓延開來對超級英雄的不信任而產生出的超級英雄註冊法。


畫面中,史蒂夫相當冷靜而堅定的反對超級英雄註冊法,而東尼是贊同的。雖然布魯斯一方面理解史蒂夫所認同的理想與自由,但內心是與東尼一樣傾向於贊同註冊法的。


每次只要一想起自己在南非,或是之前無數次,因浩克的暴走而受到傷害的無辜生命,他就感到強烈的心痛與罪惡感。


若是沒有一個規範去限制,那麼擁有可以輕易奪取他人生命能力的所謂『超級英雄』,一旦失去控制時,又與怪物有何差異?


「我想……我應該不用問,你的想法是?」


「……是的……」布魯斯摘下了眼鏡,揉了揉酸澀的眼睛,低聲嘆息:「而且我想我大概沒有資格表示贊同或是不贊同……」


如果不是因為浩克在南非的暴走--或者該說一開始他跟東尼就不該因一時的傲慢跟自以為是而製造出奧創--那麼超級英雄註冊法也不會誕生,認真說起來,他們倆才是導火線以及主因。


兩人沉默了一會,東尼突然開口說道:「……你知道嗎,布魯斯。那個傢伙正在試圖暗中透過我探詢你的行蹤。」


[……羅斯將軍。]輕聲低語,布魯斯想起在他加入復仇者聯盟......或者更正確來說,是住進史塔克大樓之前,他是怎麼被追捕,每天都試圖自殺卻總是死不了的那些痛苦日子。


東尼點了點頭,原本嚴肅的表情突然變成誇張的笑容,「而且大概是我最近忙著處理史蒂夫那邊的事,疏於防備,居然讓他透過史塔克的人造衛星……喔,放心,不是薇若妮卡,那寶貝可是你跟我共同開發的,沒有人駭得進去。」


得意洋洋的笑著,東尼往後靠在椅背上,將手放在自己的前髮上往後撥,「雖然不小心讓那個衛星被偷偷放入間諜程式,但我當然很快就發現了,在你的蹤跡被找到前。」


「……你會特別跟我提起這件事,代表你絕不只是刪除間諜程式那麼簡單。」


聽到布魯斯那麼說,東尼立刻將身體往前傾,指著螢幕對面的布魯斯笑得很愉悅的說道:「對!你真了解我!那傢伙一聲招呼都不打就侵入我的地盤,還打算傷害我最重要的知音,我怎麼可以不好好回禮?」


一邊想著東尼那個所謂最重要的知音難道是自己嗎?布魯斯一邊等待著東尼說出究竟做了回禮。


然而出乎布魯斯的意料之外,東尼卻閉上了嘴,盯著布魯斯看。


在布魯斯被看得有些窘迫的紅了臉時,東尼突然放柔了表情,重新靠上椅背,「……布魯斯,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


「……平安夜?」


「對,所以我要送你一個聖誕禮物。」東尼點了點頭,唐突的說道:「拿起手機,到上頭去吧,禮物已經送到了。」


「聖誕禮物……?」


布魯斯有些驚訝跟疑惑的瞪大了雙眼,在東尼的催促下,拿起手機,站起身走到牆邊將手放上,用掌紋解鎖後,走進電梯,往上到了小島上。


外頭已是黑夜,冬季的海風相當凜烈,雖然布魯斯本就穿得多,依然感到了臉加上如刀割般的寒冷刺骨。


「抬起頭看看天空,布魯斯。」


隨著手機彼端的聲音響起,布魯斯也跟著東尼所說的,抬頭仰望著夜空。


無人島上十二月的冬季星空,一覽無遺的展示在他的面前。


「看到獵戶座了嗎?」


布魯斯輕輕應了一聲後,手機那頭的東尼笑意相當明顯的說道:「向流星許願吧。」


流星?


就在布魯斯才剛浮現出這個疑問的下一瞬間,獵戶座的肩膀位置,突然爆發出猶如爆炸般耀眼的光芒,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的光線,就像是流星雨般劃過天際,往海平線落下。


雖然一開始目瞪口呆,但很快的,當布魯斯意識過來那個爆炸是什麼,以及不斷落下的『流星』又是什麼時,臉上的表情從訝異、愕然,最後化成一聲驚佩的長嘆。


「現在羅斯將軍一定相當扼腕吧……」


東尼的笑聲讓布魯斯即使不用看著,也能夠想像他臉上得意的笑容。


「聖誕快樂,布魯斯。」


手機另一端,東尼促狹中帶著幾分暖意與溫柔的嗓音,就像空中散開落下的流星在布魯斯的胸間化開來。


空中一道道的光芒,不斷劃過夜空,透過鏡片映照在布魯斯的眼中。


「……聖誕快樂,東尼。」


輕聲回應,布魯斯閉上了眼睛,流星彷彿落入,又從中滑落了臉頰。










 

评论(1)

热度(58)

  1. 喵大神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色的杏花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